产品导航
·古筝类产品
·古琴类产品
·配件类产品
产品搜索

联系方式

公司地址:中国·扬州
文汇西路现代广场9幢529室
18605205466(微信号)
传真:0514-87985529
在线QQ:2425448617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筝人 >>  王勇







作为中国摇滚音乐的先锋人物,王勇曾与崔健、“黑豹”乐队、“唐朝”乐队共同打造中国摇滚音乐的黄金时代,他在众多乐队中的古筝、键盘演奏为摇滚乐迷所熟知。十年磨一剑,王勇带着他的古筝与各国各领域的音乐家多次合作,学习古筝出身的他在一次次地合作中日益感受到多种音乐形式交流、碰撞所能激发的无限潜力和蕴藏的巨大探索空间。现在,王勇的探索较之十年前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他回来呈现给我们一种跨越听觉界限的全新音乐。

王勇的实践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跨界,他和他的音乐小组一改固有的音乐分类,将中国传统的民族民间音乐、西方古典音乐、现代流行音乐、电子音乐、即兴音乐、实验音乐等各类音乐元素融合起来,将细腻、奔放、古典、时尚、民族、世界等各种音乐情绪包容起来,从而向着更为广阔的音乐空间迈进。从他们的演出阵容就可见一斑:人声、贝司、键盘、吉他、鼓、号、笛、箫、笙、埙、琵琶、扬琴、铜管……王勇将这些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乐器融于一炉,让它们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和谐,难怪乐评人黄燎原说王勇最大的成绩是“为中国民乐做了一次开疆拓土的尝试,他不再把民乐当作一种传统,也不再把民乐只作为一种色彩,更没把民乐演成一个区别于其他地区音乐的符号。他创造了全新的现代化的民族音乐。”

中国音乐学院的王勇是一名优秀的古筝演奏家,但他不是一名保守的音乐创作人,它注重摇滚乐与民族音乐的结合,1989年和崔健合作《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就尝试在摇滚乐中加入中国民乐元素,展现出他不凡的创作思路。王勇的古筝与摇滚乐队的合作,让很多人对古筝有了新的认识,拓宽了古筝的发展面。1996年一月,王勇拿出了《往生》这张专辑,来宣示他对中国新音乐的理解。由于王勇和摇滚走得太近,《往生》这张专辑往往被归类到摇滚乐,其实它不完全是。专辑中的音乐包括大量的中国音乐元素。-----------摘自:古筝艺术发展之当代纵观
“我作的是中国音乐”


——记青年音乐家王勇

声震柏林


1993年2月5日,德国柏林世界文化宫的剧场里,正在举办“中国文化艺术节”的演出。几支喧嚣的乐队演过之后,一个身穿咖啡色大敞的青年走上舞台,神态坚定而且自信。由三块巨大的黄布组成的背景,从他身后缓缓落下。黄布左边一块上书“天”,右边一块上书“地”,中间一块上书“人物”两它。观众刚刚进入背景气氛,他的音乐便轻轻地响了起来,如夜如雾,并且逐渐变得浓重。只听他开口唱道:

天地人物 无生不终


秋天她来临,花草枯萎


灰色的天空,阴魂聚散


你眼睛流出恐惧的眼泪,


你嘴上呼唤着未来的理想。


世人奏着哀乐送行。


安息,生机,安息,生机。


他的音乐象磁场一般,使每一位观众无法拒绝地被磁化了。虽然里面有中国使馆 员和留学生,但更多的是听不懂他歌词的德国人。音乐越过了语方和国家的界限。他接着唱道:

天地人物 无生不终


身非已有 命不久存


你听那军号声,哒……


童男童女排成队迎着你走来


伴随那军号声,


男女已长大,组成了新的队伍,


哒……


让你的灵魂安息。


往生阿弥多婆夜,哆他加多夜……


音乐还没有结束,剧场已是一片掌声。有很多人流下了无声的泪水?

这位用音乐打动了柏林人的青年就是王勇。

下台以后,一些外国记者马上围住了王勇,有人问:“我们都认为中国现阶段不可能产生这样的音乐,大家都在作摇滚乐和流行音乐,你这种音乐到底属于什么音乐呢?”王勇诚恳地说:“我不知道它属于什么音乐派别,里面各种音乐成份都有。我不是给自己音乐下定义的人,我只能说它是中国音乐。”

其实,观众并不了解,这次演出是王勇第一次一个人面对观众,但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在这种环境和气氛下,每个人都按照他提供的方式去自我感受。他说:“没想到我把自己想象的东西全都体现出来了,没有一点隔阂,我真高兴。演出时我觉得这个音乐,你说它是宗教也好,气功也好,我和观众都感觉特别舒服。”在出国前,王勇本想在现场作Midi,但是那套设备搬运实在不方便,所以他只好把一部分音乐作成DAT录好,然后在现场弹吉它和古筝,再加入自己的唱。不过演出效果如此强烈,也实在王勇意料。

后来王勇说:“演出成功的另一原因是,采用了我自己设计的那三块白布作舞台背景。也许别人认为它过于简单了,但是演出时,正是这三块白布给了我精神上的支持。我觉得那布在后面托着我,让我把全部的情感都随音乐倾泻出来,毫无保留。”

“文化艺术节”圆满地结束了。中国年轻的艺术家们让贝多芬的国家了解了中国的新音乐,同时也告诉了西方,中国人仍然具有自己民族的精神。

回国途中,王勇和乐队在法兰克福换乘飞机。一个日本人走到王勇前面,他回头看了一下王勇,然后站住了,他走回来问“你是不是在柏林‘中国文化艺术节’上演出过?”王勇点头。日本人竖起拇指说了一句:“中国人,牛逼!”说完提着行李走了。王勇感觉心里有一种东西在膨胀。他想:是的,应该让全世界知道,中国人永远是最出色的。

投身摇滚

王勇接触摇滚乐是在1983年前后。1983年他和全总话剧团的一帮年龄相仿的孩子,秦琦、李季、李力一起组建了“不倒翁”乐队。当时乐队主要Copy一些电影歌曲和国外乐队作品,象日本阿里斯乐队的作品等。王勇在乐队里是键盘手。由于他学古筝出身,曾多次想把古筝派上用场,但一直没有成功。王勇是个善于思考的人,当时,他还在上大学,上完课就往乐队这边跑,对其他事不管不顾。静下来的时候,他想:以后搞乐队还会有时间,可是上学的机会却不会再有了,我必须集中精力做一件事。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他退出了乐队,走回校园。

1987年,王勇和崔健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崔健很需要一个搞民乐出身的人,而王勇自己也正好打算把所学的东西付诸实践。因此,他们开始了合作。王勇参加了崔健的一些演出,并且共同创作了一些曲子。到1989年,王勇被崔健和ADO乐队特邀作键盘和古筝演奏。这期间,他与崔健共同创作了著名的歌曲《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并参加了北京展览馆的崔健个人演唱会,以及赴法国的《布日之春》摇滚音乐节。1990年,王勇参加了崔健为《亚运会》募捐的巡回义演。第二年,他又参加了香港演艺学院伊莉莎白体育馆的义演。同年4月,由于一些原因,王勇退出了崔健乐队。

在与崔健合作期间,具体说是1989年7月,王勇再次和全总话剧团的子弟秦琦、李季、李力、秦勇等一起合作,组建“1989”乐队,当时他担任乐队键盘手,但因为崔健乐队的工作繁忙,几个月后,他只好告别了“1989”乐队。

在谈起对摇滚圈的看法时,王勇不无感慨地说:“最初搞摇滚的时候,我觉得摇滚大旗一挥,前程无限。好时候大家虽然生活都 好,但是都非常纯。经过这些年的经历,觉得这圈人也有自己的局限,交往中我不会隐瞒自己,所以最后我选择了自己干。”

自古以来,中国人讲的就是精神。而现在人把这种东西看得很淡,把精神的追求变成了金钱的追求,甚至士阶层也出现变节,令人痛民疾首。在这种情况之下,王勇仍强调精神的价值。他认为摇滚不在于它的形式,而在于它的精神。在摇滚乐成为一种时髦的情况下,精神的东西往往被人忽视,但是历史将会分辨什么是真摇滚,什么是假摇滚。有些人曾经执著地追求过摇滚精神,但是在商品社会中执著被慢慢地磨掉了。王勇说:“我不懂的事情太多了,包括政治,所以我的作品没有一点涉及政治;但有人说今天的音乐可以不讲精神,我绝不相信。每个人追求的精神不同,只不过有些人追求的精神并不光明正大,不好拿出来说罢了。”

民族音乐的悲哀

王勇是搞民乐出身的,在谈到民乐的前途时,他常有几分激动。他认为从建国以来,我国民乐就存在着观念上和乐队编制上的偏差。

“文革”以后,民乐完全按西洋音乐来作。弄一个大乐队,把一堆小提琴,换成了一堆二胡之类的乐器,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因为西洋乐队是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这样一些有共性的乐器组成的,而民乐器多是一些不同个性的乐器,很难随便地放在一起。但是到今天还没有人指出这种问题,一部分人还在继续做。王勇说:“我不愿意做传统音乐的继承人,如果我只弹传统曲子,我也不过是我老师那样或是我祖师那样罢了。”

现在音乐学院的学生、老师都去饭店弹琴挣钱。虽然去饭店弹琴也算自己的本事,可是这是不是把自己的本事用得太小了。以前王勇的朋友也拉他去过两次饭店,但是他觉得很难受,因为坐在饭店里的人根本不听你的音乐。

王勇说:“学民乐的人不应该这样下去。虽然有些人的确也想做,但是不知道怎样做。其实开始的时候任何人都不知道怎样做。但关键是你只有真正做了,才会明白怎么做。白天喊口号,而晚上去饭店,那么民乐将不可能有出路。这些人在经济上比我强得多,但是为了挣钱也要有标准,这样下去民乐太悲哀了。”

“我搞民乐到今天,觉得很不容易。因为很多人瞧不起你,有些人自己更看不起自己。好像背个二胡跟孙子似的,背个小提琴头就抬起来了,背把吉它就趾高气昂了。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我就想证明一下,搞民乐不是低人一等,也不比谁活得次。我还想证明,不是所有人为了一个目的放弃追求。我为了自己的追求,常在一些问题上提出不同观点,我喜欢跟某些观点作对,而不是和人作对。”

民乐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确实令人悲哀。现在全世界范围内,各国都在开发自己的民族音乐。有些新音乐就是来源于民间音乐。然而中国民乐总是不能去创新,好像只有保护传统才是最中国的。虽然近几年有人不断地探索,但是始终没能改变这种现状。这使现在舞台上的东西根本不代表中国民乐的本质,出路还需要更多的人来寻找。

王勇并不是民族虚无主义者。他说:“虽然我打着反传统的旗号,但是我认为我的音乐最根本的来源还是在这儿。这么多年,我深切的感觉到,就是学校学到的东西,是最有用的东西。虽然这些东西不适合现在,但它是我们民族的东西,是我们血液里流的东西,我只恨学得太少。我做了十年的探索,是想通过自己这个例子,让更多搞民乐的人,搞中国音乐的人,都去寻找一条自己的路。出路不是一条,大家都来做才会有一个繁荣的景象。”

王勇这样告诉他的学生,不要认为你们现在学的东西没兴趣就不去学,而去留长发搞时髦的摇滚,这样下去你们的东西会没有根。他的教学法在学校被认为是不入流的,他多次和学生说:“你们认为我教得不好,可以转到别的老师那儿,不要违心地做事。我不喜欢教你们一首曲子怎么弹,那很容易。我要教你们方法,教你们根本的东西,然后你们自己去演变。”虽然王勇允许学生自由选择,但是他的学生没一个愿意离开他。

曾有很多人认为王勇的做法是不对的,但是多年的实践证明,王勇是对的。所以他很希望搞民乐的人由此能有所感触、有所思考、有所行动。只有这样中国音乐才会有各种不同的风格产生。

与滚石签约

王勇目前创作了50首作品,他自己比较满意的有10首左右,已经足够一张专辑。一年前,有五家唱片公司找他签约,条件一家比一家好,但是最后他选择了滚石公司。虽然滚石公司的条件不是最好的,可是滚石对待音乐的态度和要求与他的想法比较一致。王勇说:“我也喜欢钱,但是我挣钱的同时,还希望精神上能够比较愉快。我不会为了钱,而违背自己追求的原则。”

按滚石公司的计划,准备今年年底为王勇作专辑,而现在他认为自己已经有了一引起成熟的作品,可以提前完成专辑。他的创作从词、曲、编曲、录制、合成,完全由他一个人来完成。因为觉得别人和自己在认识上总有大大小小的不同,很难准确地表达他的感受。

从德国回来后,海外一个朋友来信告诉他,在他演出时一家英国唱片公司看中了他,准备和他签约。王勇则认为签不签约是另外一回事,这种音乐能引起人们的关注是最重要的。如果能用中国的精神,海外的技术和金钱,来完成他的音乐,不是很好的事吗?

虽然王勇的歌曲开始受到歌迷的喜爱,但是他想:唱歌不是自己的专长,更不是自己最终的目的,如果把歌曲创作作为一个过程,有一天来创作纯音乐,那将是他下一个梦想。不过他说:“我的音乐不管怎样发展永远是中国音乐。”

双子座、AB型血的王勇

王勇的屋里,一边摆着电脑、电琴设备,一边摆着古筝、古琴。这就是他的特点,因为他是双子座、AB型血。

以前他喜欢扎堆,找朋友喝酒,去Party闹,每天夜里二、三点回家。现在,他则喜欢一个人呆着,不爱出门。在德国时,他刚演完自己的作品,又跑去帮“唐朝”弹键盘。有人问他:“这么大的反差你是怎么调整的?”他说:“没什么调整的,因为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要静起来我比谁都能静,要‘造’起来我也比谁都能‘造’。”

王勇还有一个个性是,不喜欢说,而喜欢把事情做出来向大家来证明一些问题。以前曾有个外国记者采访王勇和一些乐队的人。王勇说:“我希望我的音乐是世界性的,没有隔阂的。”当时一些哥们儿笑话吹牛,但是他心里想: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们看。柏林的演出可以说是王勇证明的开始,势必有更多的行动还在后头。

王勇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不掩盖,他这样评价自己:“好事做尽,坏事做绝。”他所说的坏事指的是年少时所做的一些不讲原则的事情。一个人敢于这样评价自己,足见他自我解剖的勇气绝非常人可比。

对于现实和理想的距离,王勇这样理解:“我追求精神的东西,但那是前面的东西,而生活就是现实。因此,我也喜欢俗人喜欢的东西,喜欢玩,喜欢开摩托车。这种矛盾总是在我身上存在。所以我考虑问题只想最好的和最坏的可能,中间的可能从来不去想。这样使我的生活永远是很乐观的。”

(采访于1993年3月)



王勇--往生
“往生”专辑自1994年12月开始录制,95年4月缩混完成,对王勇而言,这是长久以来对环境的省思,到音乐融合的一段完整体验,至于共同参与的民乐演奏家,这张专辑释放了民乐日益式微的包袱,也开发音色上的诸多可能。王勇从民乐中淬取精华,揉合西方音乐文化,创作了“往生”专辑,也跨过东西方音乐各自观望的界限,但在精神层次上,是否能因文化上的交流而产生相对的效应?也许我们都应该敞开心灵,接受更多的来自不同地区的文化洗礼。
王勇的音乐有着十分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其间透露出的中国古老文化的悠远,神秘,博大的气息令人着迷。其音乐不能严格的称为摇滚乐,有点类似于谜乐队, 神秘花园恩雅等人的音乐, 属神秘主义的一类,可以称为中国人的新音乐。
由低沉的埙乐引导而出的序曲,有如悲悯的修行者对人世挚深的诠释;但隐藏其后的则是对污秽人性的告别仪式:“让我飞”则鲜明的点出灵魂即将脱离躯壳的欢愉,人声,琵琶,吉它的齐声共鸣仿佛佛光普照的善境;“竹,松”的笙乐和大鼓有如一场隆重的祭祀仪式,庄严而肃穆; “清泉”里的女声诵经和木鱼;“悦”中跳动的勃勃生机,这张专辑自开场至今,从低沉到明亮,情绪极为连贯,接下来的“招魂”冷 冽阴森的藏女歌声自高空俯冲而下,令人回味无穷。“招魂”是“往生”专辑中在形式上最具爆发力的歌曲,王勇尝试着在其中以相反的角度思考死亡与神魔的定义,而“喜马拉雅”是一则长达10分钟的神秘史诗,原始而珍贵的藏僧与法器音色,在电子合成器的缀饰下,将世界音乐与新世纪音乐的特质发挥的淋漓尽致,气势之浩大令人热血沸腾;“往生”的意境温暖,寓以万流归宗的深远,仿佛所有的悲欢离合,人生百态将在瞬间平息,神与魔再也毋须对立,在平静的世界立回归自己的空间。

穿过幽幽的埙声,王勇展开他通向“往生”的经历。一个伴随古筝长大的少年,走进了中国最早的摇滚行列,这种高古与末世的碰撞,产生了他协助崔健所划的辉煌的一笔,人们尚未及惊叹,他已转身,笼罩在佛光之下了。深厚的古乐功底,以及驾驭西乐和Midi的经验和能力,注定他的音乐专辑是乐风杂呈,情趣各异,却又兼容并蓄,独成一统,但所有变化都指向同一个佛教精神的内核———往生。从大氛围来看,歌曲《让我飞》—《竹松》—《清泉》—《悦》,涌出一种南方气质或中原高古的况味,显得轻灵、淡泊和静静的欢愉。另一线歌曲《招魂》———《喜马拉雅》则显出沉郁、神秘的西藏风韵。前者是汉化佛教的氛围、透出禅意,后者是藏传佛教的氛围,浑然肃穆,但最终同结于《往生》,完成全篇的精神历程。
《竹松》与《清泉》有种共同的意境,名山中见林间庙檐一角,佛唱传来,万物轻响。《让我飞》和《悦》都现出云贵风情。
留在西藏了,两首作品都现出了很大的风度,《招魂》成为本专辑最突出的作品,藏女的歌声在曲首飘过之后,老五的吉它制造了一个黑夜鬼魂出没的地方,然后凝重的黑暗与飘乎迷离的吟咏不停地转换,而王勇与窦颖的合声都异常精彩,尤其是窦颖高亢入云的演唱,黯然销魂。
还有三弦透亮的金属之声,也让人为之一震。《喜马拉雅》是部史诗式的作品,全篇分为法念、歌舞、净土三部。从藏僧的梵唱和法器的音色中走进庄严的仪式,然后转向民间的狂欢,再走向平静的乐土。《往生》要寓于万流归宗的深远,所有的悲欢离合、人生百态将在三弦和笛声的平叙中平息和现出新生。
作为录音和制作,这张专辑不可谓不精致,在音效上,常跳出让人惊喜的音色和旋律,还有运用一些创意的录音技巧,如在《喜马拉雅》中的4:34的带速或采样频率降低的录制法。录音的整体上显得非常平衡,是近年来难得的一张录制优秀的音乐专辑。

专辑曲目:
1.埙序
2.让我飞
3.竹 松
4.清泉
5.悦
6.招魂
7.法会 歌舞 净土
8.往生
9.自己的空间

专辑:往生

发行年份:1996

唱片总长:

制作/版权:滚石有声出版社有限公司提供版权/中国火音乐制作
出版/发行:上海声像出版社出版发行/魔岩唱片股份有限公司企划发行
混音师:金少刚·袁家扬(让我飞)·李端娴·贾敏恕
录音师:金少刚·楼伟·陈柔铮·贾敏恕
录音棚:唐楼(香港)·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录音室(北京)

1。埙序 曲:王勇 埙:张维良
2。让我飞
作曲:王勇 作词:王勇 编曲:王勇

让我去飞吧 飞向那幻想的地方
让我去飞吧 飞向那没有的空间
让我去寻找 寻找那不灭的光环
让我去寻找 寻找那明媚的月亮
明月三更 唯有我静 青天一色 大地人忙
山居深处 水声在耳 境由心造 云气生衣
我要飞向幻想的地方 让我的灵魂寄放这空间
我要寻找幻想的地方 让我的灵魂寄放这空间
事在人为休言万般都是命 境由心造退后一步自然宽
欲求寡欲你要一定先无我 为所欲为没有必要再有他
钟声响起 佛门大开 梦想的空间 尽在我眼前
迎着那钟声 走向那佛门 素琴我静心 超尘我脱俗

人声:王勇
MIDI PROGRAMMER:王勇 木吉他:艾迪
贝斯:刘君利 鼓:马禾 打击乐器:刘效松
木琴(马林巴):刘瑛 长号:刘立军
琵琶、中阮:任宏、陈宇等 大鼓:王以东
定音鼓:刘启平 弦乐:联合弦乐队

3。自己的空间
作曲:王勇 作词:王勇 编曲:王勇

给我你的笑 给我你的泪 给我你欲望 还有什么
给我你的天 给我你的地 给我你真心 还有什么
不要你的笑 不要你的泪 就要你欲望 没要什么
不要你的天 不要你的地 就要你真心 没要什么
不见你的脸 不想你的爱 你要让我烦 我就娶你吗
我有血 我有肉 我有自己的感觉 我有天 我有地 我有自己的空间
我有血 我有肉 我有自己的感觉
我有天 我有地 我有自己的空间(我有我空间)
等月亮升起 鬼魂都出来 我们再同歌唱
等鲜花盛开 冬天去春来 我们再同欢笑

4。往生

小草枯萎 鲜花衰退 天空变窄 大海变小
路人走远 子夜来临 唯有仙魂 与我同在
我盼望黑色隐去 我盼望太阳升起
我盼望鬼魂散开 我盼望生机无限
大阳的光辉 佛祖发慈悲
法号响 法轮旋转 法海无边
小草发芽 鲜花盛开 天空万里 大海无边
那大阳的光辉 那佛祖发慈悲
鬼魂散开 那佛法无边
唯有仙魂 与我同在

MIDI PROGRAMMER:王勇
古筝:王勇 打击乐器:刘效松
木吉他:艾迪 十二弦:艾迪
贝斯:刘君利 鼓:马禾
三弦:越承伟 笛、筲:张维良
二胡:曹德维 法国号:唐兵
定音鼓:刘启平 弦乐:联合弦乐队

5。清泉
作曲:王勇作词:王勇 编曲:王勇

清泉石上心如月
松柏山间我万事休
抛开尘埃修静心
求生净土我往莲花
早上慈悲的无上觉
同去逍遥的极乐园
琴瑟铮铮响夜空
钟声齐鸣传三秋
南无清静法身毗卢遮那佛
南无圆满报身卢舍那佛
南无千百万化身释迦牟尼佛
南无极乐世界阿弥陀佛

男声:王勇
SYNTHIZER:王勇
女声:黑鸭子演唱组
芒锣、磬、木鱼:王以东
打击乐器:刘效松

6。招魂
(The Seance)

作曲:王勇 作词:王勇 编曲:王勇

黑夜来临了 鬼魂在歌唱 伴随着你
西天门将开 月亮快出来 等待着你的升天
你抬起头 感觉那月光 再闭上眼 领略她的关怀
黑夜来临了 鬼魂在歌唱 伴随着你
让你的脸上 展现希望的光芒
让你的身上 充满鬼魂的灵气
让你的眼神 看透大千的世界
让你的灵魂 飞在月亮的上面
谁人不知太阳从东方升 谁人不知月亮从黑暗起
白白的雪山有珠穆朗玛峰 黑黑的午夜有白色的精灵
太阳照耀着珠穆朗玛峰 月亮欣赏那白色的精灵
光辉的太阳温暖了人间 明媚的月亮指引着升天
看那明媚的月亮 照耀在我们的身上
看那明媚的月亮 指引着我们的方向
黑夜过去了 鬼魂冲天笑 让你去向西
西天门将开 太阳快出来 招唤着你的灵魂
人声:王勇
MIDI PROGRAMMER:王勇
十二弦:王勇 女声:益西卓马·宝颖
吉他:刘义军、贾敏恕
贝斯:刘君利 三弦:越承伟
唢呐:郭雅志 木琴(马林巴):刘瑛
弦乐:联合弦乐队
颂经:雍和官众喇嘛
打击乐器:刘效松

7。1.法会2.歌舞3.净土 男声:王勇 MIDI PROGRAMMER:王勇 古筝:王勇 女声:泽娜卓玛 弦乐:联合弦乐团 笙:李光陆 笛·筲:张维良 三弦:越承伟 长号:刘立军 琵琶·中阮:任宏·陈宇等 锣鼓打击:王以东·王勇等
8。竹·松 曲:王勇 MIDI PROGRAMMER:王勇 古筝:王勇 苼:李光陆 古琴:越家珍 柳琴:王红艺等 木琴(马林巴):刘瑛 经文:智化寺众和尚
9。悦 曲:王勇 MIDI PROGRAMMER:王勇






该文章发表:2008-01-13 20:50:21,阅读:13831次

板桥琴筝为国内专业的中高档古筝,中高档古琴制造商,欢迎订购!

Copyright (c)2005-2009 www.bqqz.com 版权所有:扬州板桥琴筝有限公司
24小时热线:18605205466(微信号)传真:0514-87985529 手机号:18605205466 在线QQ:475058418
E-mail:bqqz6868@163.com 中国·扬州 文汇西路现代广场9幢529室
板桥古筝